浙江磐安大盤山深處:三代守墓人接力守護紅軍墓

2021年07月09日20:22

來源:中國新聞網

  中新網金華7月9日電 (汪旭瑩 應羽淇)從浙江省金華市磐安縣縣城出發,驅車、步行1個多小時後,終於到達當地雙溪鄉的大盤山深處。這處青山靜卧着一座“紅挺一縱”無名烈士墓——這裏長眠着三名紅軍戰士。

  “沒有人知道他們姓甚名誰,但我們知道他們為了誰。”守墓人馬財高説完這句話,沉默許久。

  青山埋忠骨 立碑祭英雄

  在雙溪鄉山早村芝畈自然村,67歲的馬財高是土生土長的“山裏娃”,大半輩子過着面朝黃土背朝天的生活,這些年幾乎不曾外出。面對這裏大多數人外出打工改善家用的選擇,他有着自己的堅持。

  馬財高一家守護着一座無名烈士墓,是當地家喻户曉的事情。但烈士墓背後的故事,卻鮮有人知。

  “1935年11月19日,是我父親馬永周結婚的前一天……”馬財高望着烈士墓説。

  他介紹,當天下午,原本寂靜的芝畈村來了一支幾十人的紅軍隊伍。他們翻山越嶺來到村口,敲開了村民馬希塘的家門尋求幫助。馬希塘因只會説方言,無法與外人交流,便趕緊召集幾個堂兄弟來。馬財高的父親馬永周便是其一。

  經過了解,這支隊伍是紅軍挺進師第一縱隊(下稱:紅挺一縱),由王屏帶領。他們原先打算突圍到隔壁村,因看錯地圖,誤到芝畈村。

  見紅軍戰士不易,馬希塘決定讓該部隊暫住家中。為不拖累馬家兄弟,第二天一大早,王屏便帶領部隊躲進山塢裏。當天下午,躲在山上的紅軍被包抄過來的國民黨部隊發現,雙方展開了激烈交火。國民黨組織了三支隊伍約一千人對紅軍進行“圍剿”,戰事異常激烈,紅軍戰士邊打邊退,兩名戰士負傷犧牲。

  “茶葉塢安葬着三位烈士,其中兩名是紅軍戰士,另一名是軍醫。據説傷勢很重,肚子都被打爛了。”馬財高介紹,國民黨軍隊離開後,馬家兄弟偷偷將三名烈士安葬在當地茶葉塢的半山腰上。

  八十餘載 初心不改

  “我父親和他的堂兄弟一起把三名烈士的遺體抬到山上埋了起來。”馬財高回憶着父親講述過的歷史,“據説當時只是立了一個小墓,他們心裏也很害怕,但又不忍心讓烈士就這樣犧牲了,連一個安息的地方都沒有。”

  最早的烈士墓,只是一個不起眼的“黃土堆”。馬家兄弟就近取材,用木頭給三名烈士打了簡易的棺材,用黃土掩埋,還在土堆前找來一塊長方形的石頭作為碑。此後,馬家兄弟多了一個心照不宣的想法——守好烈士墓。

  “紅軍到我家的時候,我當時正在剝玉米。”今年91歲的馬翠花還清晰記得當年的情形。對於紅軍,她有着深厚的感情,“我們簡單招待他們吃了一點東西,紅軍離開後,還在灶台上放了錢。”

  這些故事,馬財高和家中其他孩子從小便聽長輩説起。在馬財高的記憶裏,父親總是喜歡往山裏跑。彼時年僅十幾歲的馬財高跟在父親身後,聽着紅軍故事一聽就是十幾年。

  四十幾年前,馬永周去世。馬財高主動從父親手裏接過這份責任,成為二代守墓人。

  大山裏的生活常年重複忙碌,在採茶葉、幹農活、養土蜂之餘,“守護烈士”便成為他生活裏的一等大事。

  每年清明前後,馬財高會沿着通往烈士墓的山路,簡單清理路上的障礙。山路崎嶇、雜草叢生,每次清理完,他的衣服都會濕透。

  有時候去山上幹農活,馬財高也會繞道去墓前看看,他説:“看着長眠於此的烈士,我心裏感慨萬千,現在的生活來之不易,我們一定要珍惜。”

  三代接力 守望中傳承

  幾年前,雙溪鄉政府對原烈士墓進行修繕。問及如今最大的心願,馬財高回答,他想給烈士墓修一條路,便於大家祭掃。

  “以前我兒子上小學的時候,總回家跟我説學校要來掃墓,讓我幫忙清理打掃一下。”馬財高説,除了學校,也有很多其他單位的人會聯繫他,過來緬懷烈士。若不巧遇上農忙,馬財高都會二話不説,放下手中的活為前來掃墓的人領路。

  每逢清明忙碌時,他的兒子馬昔城會從臨近磐安縣的金華東陽趕回家,幫忙拔草、清掃。馬昔城學着馬財高的模樣,一遍遍聽着父親講述紅軍故事。

  “我也想為烈士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替父親分擔他挑了四十多年的擔子。”馬昔城説:“以後,我會從父親手裏接過這份‘守護’,繼續傳承下去。”

  時光輪轉,與兒子相伴去掃墓的畫面,讓馬財高想起了自己小時候,馬永周帶着年幼的他前來清掃烈士墓。風吹樹林,耳邊彷彿帶來父親的囑託:“一定要守好烈士墓。”(完)

編輯:梁倩文

我來説兩句 0條評論 0人蔘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