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媒文章:美國正在世界失去聲望和影響力

2021年07月07日16:26

來源:參考消息網

  參考消息網7月7日報道 德國《商報》網站7月5日發表題為《歐洲上陣》的文章稱,美國正在世界失去聲望和影響力。作者是德國《經濟週刊》前主編斯特凡·巴龍。全文摘編如下:

  聲望嚴重退步

  美國人曾長期將自己視作“天選之民”,自詡其國家是“上帝的國家”“有無限可能的國家”“山上的閃耀之城”以及全世界的榜樣。在7月4日獨立日,這種具有宗教色彩的自信顯得特別突出。然而,在過去幾年裏,美國的幻想日益破滅,它的領導文化失去了曾經的影響力。

  根據皮尤研究中心的一項民調,對政府持信任態度的美國人比例已經從上世紀60年代的四分之三降至今日不足四分之一。尤其是年輕的美國公民,他們很少有以前那種無法抑制的國家自豪感。

  這項民調還顯示,2019年9月,只有15%的18至29歲美國人認為自己的國家比其他國家都優越。在美國以累計超過60萬新冠死亡病例、創負面世界紀錄並出現嚴重社會不安後,這個比重應該變得更低了。

  然而,不僅是在美國國內,美國的形象在世界範圍內也黯淡了許多。相關指數顯示,全世界50多個國家44%的受訪者甚至認為,美國是民主的威脅。

  “美國夢”結束了

  歷史學家阿諾德·湯因比説:“文明死亡的原因是自殺而非謀殺。”國家和文明一樣。權力增加,國家就會高傲,就會犯錯。

  冷戰結束後,美國成為唯一的世界級強國。它原本可以收穫和平紅利,退居温和霸權的角色,鑄劍為犁,大幅削減鉅額軍費並關注本國公民的福祉——那可能最符合美國國父們的“美國優先”政策。然而,華盛頓選擇了“帝國優先”政策,正如羅納德·里根政府的預算辦公室主任戴維·斯托克曼曾明確説過的那樣。壟斷給公眾帶來了不利的結果,無論在經濟還是政治領域,尤其是在外交領域。

  美國的軍工複合體在冷戰期間獲得了鉅額利潤並積累了越來越大的政治權力。它不願放棄這些,因此,必須要有蘇聯威脅的替代品:先是恐怖主義,接下來是俄羅斯和中國。美國充當世界警察,將北約向東擴大並一再捲入戰爭。

  由於美國經濟的增長力度跟不上擴張步伐,這個曾經的世界最大債權國變成了最大債務國。美國透支了自己的力量,“有無限可能的國家”已經燃盡。察覺到這一點的不僅是世界,美國人自己也有所察覺。人人都可通過努力實現社會階層跨越的原始“美國夢”結束了,社會經濟的流動性降至歷史最低點,中產階層瓦解。

  今天,美國兩極分化比以往任何時候都嚴重。美國是全世界唯一在過去30年裏底層民眾的平均收入下降的大國。

  不平等加劇是美國教育不公的後果,也是原因。越來越多的美國人已經無法為其子女籌措接受良好教育的本錢。這種不平等仍在延續。

  最近的疫情再次顯示,不平等對衞生系統的影響是災難性的。窮人、低收入者、黑人和拉丁裔美國人的感染率和死亡率明顯高於高收入者、富人和白人。最富裕美國人的壽命比平均壽命長15年。聯邦參議員伯尼·桑德斯説,美國社會“自上而下都是種族主義”。

  選票並非“民主”

  德國詩人貝托爾特·布萊希特《致後代》中的詩句“噢,我們,想建立友善之地的我們,自己卻並不友善”,可以這樣改寫來描述美國這個所謂的“模範民主”政體,“噢,我們,想建立民主之地的我們,自己卻並不民主”。

  雖然美國公民仍然可以定期“選舉”政治代表,但普林斯頓大學和西北大學2014年的一項研究卻得出了毀滅性的結論:“普通美國人的選擇似乎只能對政治產生微不足道的影響,從統計學上看幾乎為零。”

  今天,美國通行的不是“一人一票”原則,而是寡頭統治的(更確切地説是財閥統治的)“一美元一票”原則。如果得不到富人或經濟界的鉅額資助,沒人能進入白宮或參眾兩院。哈佛大學法學院教授勞倫斯·萊西格説,共和的核心已經“腐壞”,不是所有公民都具有平等的選舉可能性,單張選票在選舉中的分量不同,參議院以不同的方式代表單個州,資助競選的方式導致選民沒有被平等代表。

  美國國務院政策規劃室首位主任喬治·凱南早在1947年就提醒説,如果華盛頓想確保權力,就應該“讓全世界人民對美國形成一種普遍印象:它能成功處理國內問題和作為世界級強國的責任問題,並且擁有跟隨時代意識形態大潮的思想活力”。

  今天的美國與其中任何一條要求都不相符。這樣看來,美國應該被視作“失敗的國家”。拜登可能也無法讓這種情況發生多少改變。新加坡政治學家馬凱碩説,美國“已經失去了激勵人類的能力,無論是物質能力還是精神能力”。


編輯:林輝

我來説兩句 0條評論 0人蔘與,